上海京生电器有限公司

上海京生电器有限公司

上海京生电器有限公司生产制造包塑软管,包塑金属软管,不锈钢软管,不锈钢包塑软管,尼龙塑料波纹管
详细企业介绍
? 上海京生电器有限公司是一家包塑金属软管生产型企业,而我们更加关注的是客人的采购体验与价值创新;我们是制造商,但我们更加重视零售市场,尊重每一位客人的切实需求。我们不一味追求大的规模,我们更注重客人在需求方面的细节关切
  • 行业:塑料建材
  • 地址:上海市闸北区普善路280号3号厂房
  • 电话:021-63525587
  • 传真:021-63500047
  • 联系人:何静
公告
我们生产制造的产品具体包括:热镀锌包塑金属软管,内包塑软管,平包塑软管,内外包塑软管,不锈钢穿线软管,不锈钢包塑软管,尼龙软管,塑料波纹管,金属软管接头,塑料软管接头,电缆防水接头,防水接线盒,明装盒等。
绝杀一肖一波

女子亲手将丈夫送进监狱 至死都无法原谅 甚至对女儿都恨之入骨

  发布于 2022-08-23   阅读()  

  前些日子在广东深圳的某条街道,发生了一场惊心动魄的追逐战。一位75岁的老太太,一边紧紧追着40岁的女儿,一边不断地说赃款、线度的高温,一边忍受着烈日暴晒,一边快步奔走结果还是没能追上女儿,最终老太太累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。

  杨萍(化名)75岁,江西南昌人。这个75岁的老人,孤身一人从江西来到深圳,只为找到女儿。杨萍老人一直过着独居的生活,陪伴她的是一沓厚厚的举报资料和两封特别的信。

  这两封信都是杨萍的女儿程珊珊(化名)写给母亲的,一封是饱含深情的家书是女儿程珊珊在大学期间写的,里面都是赞美妈妈的。女儿的亲笔信里都是关于母女俩美好的记忆。可让人啼笑皆非的是,另一段文字程珊珊却又写道,妈妈是世间的恶魔,这两封反差如此大的信,非常直接地反映出了女儿对妈妈态度的转变。看到这里,老人早已是泪眼婆娑了。

  这天,杨萍老人又来到了女儿程珊珊的工作单位。一见面,杨萍对着女儿破口大骂,看起来完全不像母女,反而像是一对积怨多年的仇家。

  杨萍的前夫名叫程应思(化名),也是程珊珊的父亲,两人刚结婚没多久,程应思就经常不回家,杨萍以为他工作忙也没多想。但是一个意外的巧合,却让她发现了一个惊人的秘密。

  一次杨萍去丈夫程应思厂里,丈夫不在,在等待期间,杨萍看到他抽屉里面有个复印件,复印件是外省总部的货款差不多 3000多万货款,这个钱国家没有算上去,程应思就把钱给了一个外面的洗钱的人。意外的发现让杨萍当场吓出了一身冷汗,丈夫这可是贪污啊。思虑再三杨萍选择了举报,而丈夫也因此进了监狱。

  丈夫出狱后,与杨萍在1995年离了婚,两人正式撇清关系。接下来的日子,只剩下杨萍与女儿程珊珊相依为命。那个时候,母女两人来到人生地不熟的深圳,在出租屋里程珊珊向母亲许下永远不分开的诺言,也就是女儿的这句承诺,驱散了杨萍心里丈夫入狱的悲苦,温暖了那个在深圳的寒冬。

  老人说,虽然前夫程应思在1989年已经入狱,但是她坚信,那并非程应思贪污的全部赃款。带着仇恨,杨萍也一直在搜集证据,准备再次举报。而当时与母亲相依为命的程珊珊,在大学毕业之后,也和母亲一起向有关部门举报父亲。也就是在这个时候,程应思主动找上门来。

  杨萍说,陈应思找上程珊珊谈判,给了她一些钱。这使程珊珊便放弃了对父亲的上诉,而当时杨萍问女儿,是要这笔钱还是要妈妈,而女儿说要钱。听到这个回答,杨萍心痛不已,她立马收拾行李回了南昌,从此与女儿断绝了联系。而且前夫程应思在2002年患癌症去世了,都说人死如灯灭,可是杨萍却始终记得女儿拿着他爸爸的钱。

  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,杨萍数次孤身一人来到深圳找女儿,就是希望女儿能够醒悟,不要被金钱诱惑遮蔽了双眼,干一些昧良心的事。多次劝说无效,于是杨萍向法院起诉女儿,程珊珊的也曾以母亲干扰自己生活工作为由,上诉母亲。原本相依为命的母女俩,就这样一次一次的对簿公堂。

  程珊珊说,这些举报信都是自己年幼时所写,当时内心并不确定爸爸是否贪污,但为了能好好完成学业,只能遵照妈妈的意思一起举报爸爸。可是后来,母亲愈演愈烈仿佛着了魔一般不依不饶。在她们母女俩相依为命期间,妈妈对爸爸有着一股深深的怨念。直到程珊珊去送爸爸最后一程,妈妈对她的爱,自此换成了恨,开始认定父女俩同流合污贪污赃款,从此一发不可收拾。

  程珊珊觉得,母亲可能是因为多年来的仇怨积郁在心,已经有一些精神失常。程珊珊的说法虽然有一些突兀,但杨萍对女儿到底拿了多少钱也不清楚,而且情绪非常激动,也不是没有可能。

  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,杨萍来到了江西省精神病医院的司法鉴定所,可是负责司法鉴定的图医生在听过了杨萍的情况之后,却有些哭笑不得。因为要进行精神疾病的司法鉴定,需要根据相关的规定来进行。第一,需要通过相关的司法机构授权医院方面。第二,精神方面的鉴定必须有家属在场的。而像杨萍老人这样为了自证清白,而独自来做鉴定显然是不符合规定的。

  虽然证明自己不成,老人仍没放弃。就在这时,老人拿出一份报纸,上面的内容令人震惊。这是一张2002年的南方都市报,标题是先告丈夫强奸贪污,再告女儿拒绝赡养。不难发现,当年报纸上这个模糊的背影,就是老人杨萍。

  原来与前夫程应思的结合,已经是杨萍的第二段婚姻了。75年结婚的时候,杨萍已经是四个孩子的母亲。可让老人万万没想到的是,程应思竟然将魔爪伸向了自己的女儿,他强奸了自己的继女,并且给了她一笔钱来封口。而这个秘密,也是杨萍心中最不愿意回首的一段过往。

  而程珊珊表示,父亲强奸继女的事情,纯属子虚乌有,是母亲捏造出来的假消息,可是话没说完,老人又拿出了自己保留的另一份证据来。这是一张治安管理处罚审批表,审批时间是在1988年,上面清楚地记载了程应思侵犯、猥亵自己继女的经过。批文中显示,当时程应思被治安拘留了15天,并且这份档案上,还留有江西省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公章。

  事情到这里,终于明白为什么老人这么多年,为了一笔连自己都不清楚有多少的赃款,一次次地向亲生女儿告上法庭,因为这些秘密是这位母亲心里一道无法磨灭的伤,她内心决不允许前夫当年所留下的罪恶再去遗毒她的女儿,而程珊珊也一直坚持,因为母亲对自己父亲的怨恨太深,导致自己与母亲无法沟通,所以多年以来导致两人之间的误会和仇恨增添。

  数十年来,母女二人唯一相见的地方竟然是法庭,亲生骨肉走到这一步,相信谁都不想看到,杨萍心中对前夫的恨意可以理解,但是依旧想对她说,逝者已逝,又何苦让自己活在仇恨的阴霾下呢,仇恨永远不能化解仇恨,能化解仇恨的,只有宽容和慈悲。对于程珊珊,或许她真的是被母亲误解和冤枉的,但是帮助母亲解开心结,化解仇恨,安享晚年,是每一个晚辈最应该做的事情。愿在时光的长河的滚滚洪流,可以冲淡许多喜怒哀乐,也可以掩埋很多悲欢离合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