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海京生电器有限公司

上海京生电器有限公司

上海京生电器有限公司生产制造包塑软管,包塑金属软管,不锈钢软管,不锈钢包塑软管,尼龙塑料波纹管
详细企业介绍
? 上海京生电器有限公司是一家包塑金属软管生产型企业,而我们更加关注的是客人的采购体验与价值创新;我们是制造商,但我们更加重视零售市场,尊重每一位客人的切实需求。我们不一味追求大的规模,我们更注重客人在需求方面的细节关切
  • 行业:塑料建材
  • 地址:上海市闸北区普善路280号3号厂房
  • 电话:021-63525587
  • 传真:021-63500047
  • 联系人:何静
公告
我们生产制造的产品具体包括:热镀锌包塑金属软管,内包塑软管,平包塑软管,内外包塑软管,不锈钢穿线软管,不锈钢包塑软管,尼龙软管,塑料波纹管,金属软管接头,塑料软管接头,电缆防水接头,防水接线盒,明装盒等。
红双喜

2005年湖南一农民工千里背尸背后原因令人潸然泪下

  发布于 2022-09-04   阅读()  

  出外打工挣钱的民工客死他乡,第一反应是打电话联系家属,由家属来料理后事。

  在2005年春节前夕,湖南的61岁农民工李绍为做出了惊世骇俗的一件事:千里背尸,只为了让同村兄弟54岁的左家兵落叶归根。

  李绍为的做法令人不可思议,但在他们的背后,却是一桩桩令人潸然泪下,且无可奈何的糟心事。

  在没有去福建打工之前,李绍为和左家兵都在家务农,而他们两人各有各的困难。

  就拿左家兵来说,3亩地,每年有2000多斤稻谷,在2003年以前,100斤稻谷卖45块左右,一年卖稻谷所赚的钱只有1200块。

  加上购买化肥、农药、农业用电等支出,基本上就赚不到钱。外出打工,成为了李绍为攒养老钱的唯一途径。

  左家兵比李绍为更困难,他有两个儿子,先后都因交不起学费辍学,到深圳打工。

  对于左家兵来说,“债务”一直都是他们一家的阴影,他借钱盖房,借钱给儿子上学,借...

  左家兵他不识字,经常被黑心老板坑骗,出力干活,最后拿到手头的,只有几十块、几百块工钱。

  李绍为有初中文化,两家相距300米,加上他们两人的性格比较直,玩得好,都能把脑袋拧下来给对方当凳子。

  每当李绍为找到工作时,就会带着左家兵一起去,左家兵一直把工钱交给李绍为保管,李绍为从来没有拿过左家兵的一分钱。

  2004年11月农闲,小包工头来到村子招工,去福建挖电缆,挖一米挣3块钱,李绍为觉得是好活,兴致勃勃报名,左家兵也跟着李绍为去了福建。

  来之前谈好的活儿,到了工地就有硬性要求:泥地挖80公分,石头地挖50公分。

  一天下来,李绍为只挖了8米,离谱的是,第二天还要被勒令返工,又是一整天。

  李绍为也想离开,可他出门前只带了50块,左家兵带了20块,离家千里,路费远远不够。

  包工头为了防止他们逃跑,刻意压工资,李绍为干了一两个月,拿到手的只有35块。

  李绍为在包工头面前哭诉,一个61岁的汉子,流下了不少眼泪,卑微的泪水换来的是,工钱涨了几分。

  他们9个人经历了两个月的苦闷,糟心情都在酒里了,那晚,他们都醉得不省人事,但第二天仍要上工地。

  甲方老板不肯给他们放假,也不让他们烤火取暖,能走路的都上工地,不能走路的,就用车子送。

  当李绍为扶着左家兵下车时,左家兵站不稳,一直坐在地上,掉眼泪,直到没有意识,他们叫来了急救车。

  在送左家兵去医院的途中,李绍为也在掉泪,他害怕,他怕大家一起来的,没有一起回去。

  左家兵被确诊为脑溢血,手术意义不大,后续治疗需要交钱2万,院方一直催促着李绍为等人办入院手续。

  甲方老板不愿出2万块钱,只给了李绍为2500块就没了踪影,弃左家兵的生死不顾,直到左家兵没了呼吸。

  列车上空无一人,李绍为坐在左家兵旁边,整晚不敢睡觉,担心左家兵摔倒,担心列车员看出异常。

  等到了广州火车站,四个湖南汉子拿不出5个人的车费,商量后决定,坐班车回乡。

  他们在道路边上将左家兵放进编织袋,引起围观,被巡警发现,他们四人都被带到了派出所。

  李绍为第一次进入派出所时,心里感到害怕,警察了解后,大骂他们:“你们干的蠢事。”

  他们四人从派出所离开后,警察通知了左家兵的家人,随即将左家兵送往殡仪馆。

  其余三人离开了广州,李绍为仍在广州等着左家兵的儿子们,见面后,李绍为把左家兵的1140.5块工钱,一分不差都交到了左家兵的家人手中。

  但是,左家兵的家人对李绍为的做法,很是抱怨,非常不满,埋怨他第一时间没有通知他们。

  李绍为也有自己的考虑,左家兵的家穷,从湖南到广州,从广州到福建,几个人坐一趟车就是1千来块...

  左家兵的儿子为了给父亲讨公道,跟李绍为前往福建,跑了很多个部门,无济于事,对方的单位说得不清不楚,甲方老板早就跑得无影无踪。

  李绍为千里背尸,在外界的眼里暂时落下了帷幕,可李绍为在往后的余生里,却不能释怀。

  他回想起在医院时的那般无助,那般痛苦,那般颤抖,那般心痛,感觉自己做了一件丑事。

  有人说李绍为是愚昧无知,也有人说李绍为是侠肝义胆,但落叶归根一直都中国人的传统想法。

  他不熟悉地方的语言,身边也没有了左家兵、老乡,打工生活苦闷,不久后,他就辞职回家了。

  可城市对于那些农民工来说,城市的美好仅能留存在他们的心中,城市里的善意似乎从来眷顾过他们,直到最后,城市只能在他们的梦中回忆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