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海京生电器有限公司

上海京生电器有限公司

上海京生电器有限公司生产制造包塑软管,包塑金属软管,不锈钢软管,不锈钢包塑软管,尼龙塑料波纹管
详细企业介绍
? 上海京生电器有限公司是一家包塑金属软管生产型企业,而我们更加关注的是客人的采购体验与价值创新;我们是制造商,但我们更加重视零售市场,尊重每一位客人的切实需求。我们不一味追求大的规模,我们更注重客人在需求方面的细节关切
  • 行业:塑料建材
  • 地址:上海市闸北区普善路280号3号厂房
  • 电话:021-63525587
  • 传真:021-63500047
  • 联系人:何静
公告
我们生产制造的产品具体包括:热镀锌包塑金属软管,内包塑软管,平包塑软管,内外包塑软管,不锈钢穿线软管,不锈钢包塑软管,尼龙软管,塑料波纹管,金属软管接头,塑料软管接头,电缆防水接头,防水接线盒,明装盒等。
354777.com

【百态】说唱音乐人郝安剑远Saddoggy:石家庄不仅有摇滚还有嘻哈

  发布于 2022-08-31   阅读()  

  2021年夏天,一首《天上飞》因李承铉的翻唱而刷屏短视频平台,也给这首歌的原唱石家庄小伙郝安剑远带来了巨大的关注,半年过去,曾经的热度给现在的郝安剑远留下了什么?

  这半年的郝安剑远一尝爆火出圈的感觉,演出的邀约一个接一个,无一例外都指定要求他演唱《天上飞》,但他并不觉得腻烦,“这首歌起码演出了六七十遍,但是我的歌都像是我的孩子一样,我不会偏爱哪一首,当然也不会讨厌哪一首。”

  谈起爆火后的感受,郝安剑远说:“只要我坚持做音乐,总会有一首歌被大家喜欢,也许是《天上飞》,但是没有这首也会有别的。”

  这首歌像一针强心剂,让尚在迷茫是否应该考研的郝安剑远坚定了职业音乐人的心,他坦言这首歌让他意识到原来自己能靠音乐赚钱,能将自己的兴趣爱好变成职业,他无疑是非常幸运的。

  为了继续自己的音乐事业,郝安剑远也曾琢磨过流行于短视频平台的音乐,并写了些为流量热度量身定做的歌,“但事实却是这些歌的效果还不如我自己的歌,不如我自己想做的歌、诉说我自己故事的歌。”迎合流量失败后的郝安剑远选择回归初心。

  “我的初心就是音乐本身,能火能赚钱当然是最好的,但是没有也无所谓。”郝安剑远觉得流量自然是很重要的,但音乐与流量间没有必然的联系,打动人心的音乐自然会带来流量,不用依靠资本炒作。

  回归初心的郝安剑远重新将重心放回了音乐创作上,新歌《探清水河》就是他的突破之作,走出说唱音乐的圈子,将说唱与传统文化相结合,碰撞出的火花让他感受到了创作的兴奋,“这半年演出演得也够多了,反而是做歌方面疏忽了。”郝安剑远说。

  “Shout out to S to the J to the Z in my city”是写在郝安剑远个人简介里的一句话, 石家庄人常自嘲“国际庄”,他却觉得石家庄不仅不土,还很嘻哈。

  大学毕业后,郝安剑远的父母希望他能去北京、上海这样的大城市闯荡,郝安剑远却选择留在石家庄,“这是我的家,在石家庄我很有安全感,很舒服,我可以更自在。”比起其他城市,郝安剑远更喜欢在石家庄演出,不用蜗居在酒店,也不用赶第二天的早班飞机,石家庄的演出对他来说是享受,演出结束后和朋友小聚,再回家放松疲惫的身体,这是郝安剑远喜欢的舒适感。

  主流市场上说唱的热度渐渐褪去,但说唱音乐已经在中国生根发芽,“其实每个城市都有嘻哈文化,不只是说唱,可以是街舞、滑板、街头涂鸦,也可以是一种精神。”郝安剑远说嘻哈精神的一部分就是与生活和命运抗争,而他认为石家庄就很有嘻哈。

  “虽然石家庄的存在感没有那么强烈,但是生活在这里的我们都以这座城市为傲,大家一起努力把城市变得更好,这其实就是一种超越自己的过程,就是一种嘻哈精神。”郝安剑远通过短视频平台结识了不少石家庄热爱青年文化的人,他们志趣相投,在交流中常常迸发新的灵感火花。郝安剑远觉得自己只不过是石家庄众多有志青年中的一个,但他会保持纯粹,坚持去做内心的音乐,不断成长,直到有能力自豪地说出:“我是石家庄青年的代表。”

  在这座城市,郝安剑远有了一个更酷的梦想,“我想赚更多的钱,有更大的名声。”他直白却真诚地说道,“这样我才能更有说服力,让石家庄所有热爱说唱的年轻人可以用我来说服他们的父母,原来做说唱音乐不是歪门邪道,也可以赚钱养活自己。”

  郝安剑远想通过自己的力量为石家庄带来变化,让说唱音乐在这座城市生根发芽,让蛋糕店和奶茶店都放着说唱音乐,让热爱说唱文化的人在这里玩得开心,做音乐的人也不会为生计发愁。“今年我想再做200个歌曲小样,再做几十首歌,如果这其中有一首能火,我就离我的梦想更近了一步。”郝安剑远说,“没火也没事,我就继续做歌。”

  石家庄不仅有摇滚,还有嘻哈,还有个做说唱的小伙郝安剑远,他真实又纯粹,流量裹挟着财富而来时他坦荡接受,一切退潮后他依旧能保持初心,或许这就是一个石家庄小伙的格局。(张梦瞳)